• 摩登三客服_互联网巨头与车企合作渐成常态 软件体系成为汽车价值关键

    摩登三客服_互联网巨头与车企合作渐成常态 软件体系成为汽车价值关键

    当“软件定义汽车”成为共识,车企、集成供应商和互联网巨头纷纷下场布局试图抢占制高点。与此同时,业界呼吁,应实现车载操作系统等汽车软件的自主可控统一,避免走上智能家居曾经的弯路。 互联网巨头与车企合作渐成常态 在汽车业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的“新四化”浪潮下,BAT(百度、阿里、腾讯)与车企间的合作成为常态。 近日,上汽奥迪与阿里云正式签署了合作备忘录,内容涵盖全域营销、车联网、数字生态、智慧物流建设等领域。双方将发挥各自优势,基于云计算、物联网、数据智能等技术,推进汽车行业的数字化,构建智慧出行生态圈。 上汽奥迪营销事业总经理贾鸣镝表示:“上汽奥迪正积极开展与优秀互联网科技企业的深度合作,以丰富上汽奥迪的数字化产品和服务,为用户带来更舒适、更智慧的服务体验。” 阿里云智能副总裁李强则表示:“当前,技术与生产方式正在发生重大变革,我们希望能与上汽奥迪一起,提供汽车行业的创新产品、解决方案和服务,探索更便捷、更人性化的车载数字生活。” 阿里还将目光瞄准了车载系统。去年11月,阿里提出了AliOS车载操作系统三年内装机量要达到1000万辆的目标,并为此制定了“智能车机-智能座舱-智能汽车”的“三部曲”战略规划。 以搜索引擎起家的百度,则在自动驾驶领域展开了布局。今年5月,百度正式明确了Apollo自动驾驶平台的三种商业模式:一是为车企提供Apollo自动驾驶技术解决方案;二是通过与吉利合资成立智能电动车公司,共同打造下一代智能汽车;三是与特斯拉、苹果等公司同场竞技,推动无人驾驶出租业务线多城运营,成为无人化共享出行的服务商。 据百度公司董事长李彦宏透露,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Apollo自动驾驶平台将迎来量产高峰,预计每月会有一款新车上市。未来3到5年内,Apollo的前装搭载量或达到100万台。 腾讯进军智慧出行领域的步伐同样越来越快——2015年,腾讯首次公开其车联网产品;2017年,腾讯车联就发布了“AI in car”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到了2020年,又将之升级到生态车联网产品TAI3.0。目前,腾讯已经与31家车企、300多家出行生态合作伙伴建立了合作关系,落地车型120款。 除BAT外,一直对外宣称不造车的华为也正在成为这一新赛道上不容小觑的选手。 7月27日,广汽埃安总经理古惠南表示,广汽埃安将与华为合作打造豪华高端汽车品牌,计划推出三款系列产品,首款应用华为全栈自研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的SUV车型AH8,预计于2023年推出。 事实上,华为给自己的业务定位是成为“智能网联电动车领域的增量部件提供商”,为合作伙伴提供智能车云、智能网联、智能座舱、智能驾驶、智能电动等全栈式智能汽车解决方案。 时下,华为已经推出了MDC(移动数据中心)、激光雷达、HarmonyOS智能座舱、车云服务、多合一动力总成等30多款智能化汽车零部件,智能车机系统HiCar也与超过20家车厂、150多款车型进行了合作,计划今年装机量将超过500万台。 软件体系成为汽车价值关键 在传统汽车制造领域,车企的功能类似于总装厂,将来自五湖四海供应商的零部件组装成一台整车。但智能电动汽车出现后,软件却几乎重新定义了汽车。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总工程师叶盛基表示,现在的消费者对车的需求正从“好开、好看”到“好玩”演变和进化,希望汽车能从“千车一面”进化为“千车千面”。因此,“在以人为中心的时代,汽车需要新的体验、新的架构、新的模式与新的生态”。 而这一改变也意味着,造车的壁垒已经由从前的拼合上万个零部件的能力演变成将上亿行代码组合运行的能力。 正是基于这一认知,无论是互联网巨头还是车企,都将软件开发置于更为重要的前沿位置。 前不久,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总裁王军表示,华为在HarmonyOS上增量开发了包括一芯多屏、车规高可靠、多业务并发、窗口自适应、基础能力组件在内的12个车机子系统和五大业务增强能力。“这是一款真正面向智能汽车的操作系统,可以大幅减少伙伴的开发工作量和成本。” 在此之前,东风汽车旗下的高端品牌岚图首款量产车型FREE于6月30日正式量产下线,该车全系标配L2+高级智能驾驶辅助系统,搭载了24个智能传感器,能实现多达20项智能驾驶辅助功能和360度无死角的智能感知。 据了解,东风L2+智能辅助技术之前已经在东风风神奕炫车系实现搭载,市场反馈良好。东风公司通过L4级自动驾驶领航项目和共享出行产品东风Sharing-VAN,正在加速自动驾驶技术的商业化落地,构筑未来出行生态圈。 同日,沃尔沃也宣布未来产品将搭载自研集成式车载系统——“VolvoCars.OS”,以实现更快速更灵活的功能开发与升级,并在其整个生命周期内享受更多在线远程升级(OTA),让沃尔沃汽车能够与时俱进。 事实上,从特斯拉开始,汽车的价值便不再只体现在硬件的堆砌上,而“硬件为流量入口、软件为收费服务”的商业模式更是带来了显著的“鲶鱼效应”,越来越多的车企开始加码车载软件领域布局。 长安汽车软件科技公司总经理张杰表示,在新一轮科技革命的推动下,汽车产业与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领域不断融合,以SDV(软件定义汽车)为特征的新汽车产业加速形成。“未来,汽车产品不再是传统意义的交通工具,而是大型移动智能空间、数据采集载体、储能单元和高算力中心。” 业界认为,迎接汽车产业的变革,实现软件定义汽车是关键一环。软件定义汽车的本质是改变汽车的商业模式和用户的用车体验,通过软件的持续迭代,汽车的智能驾驶体验、座舱的娱乐功能、续航和动力等都将不断改进,汽车将从代步工具逐渐演变为新的生活空间,而这些服务也会为用户与车企持续创造新价值。 警惕走上智能家居弯路 显然,未来的电动智能汽车其实就相当于一个计算中心,里面不仅有高速网络、强大的计算单元,还有容量非常大的存储设备,这就需要较高比例的各种通用软件和专用软件。其中,车载操作系统无疑是重中之重。不过,车企、集成供应商、互联网巨头纷纷下场布局试图抢占制高点的同时,也带来了多种车载操作系统并存的局面。 据了解,目前的车载操作系统归纳起来大致可分为四类:一是基础型,需要打造全新底层操作系统和所有系统组件,包括系统内核、底层驱动等,如QNX、Linux、WinCE等操作系统,但所需人力和时间成本太高,基本上没有车企去做;二是定制型,车企会在基础型操作系统之上,根据应用目的进行定制化开发,如修改内核、硬件驱动、运行环境、应用程序框架等,其中有代表性的包括大众VW.OS、特斯拉Version、斑马智行AliOS等;三是ROM型,主要基于Linux或安卓等基础型操作系统进行有限的定制化开发,不涉及系统内核更改,一般只修改更新系统自带的应用程序等,如比亚迪DiLink、奇瑞GKUI、蔚来NIO OS、小鹏Xmart OS等;四是超级汽车应用程序,也称车机互联或手机映射系统,它不是完整意义上的车载操作系统,只是简单地把手机屏幕内容映射到车载中控屏上,通过整合地图、音乐、社交等实现一些信息娱乐功能,如苹果CarPlay、谷歌Android Auto、百度CarLife等。 业界担心,这样的局面会让智能汽车走上智能家居曾走过的弯路。2013年以来,智能家居成为产业潮流,但由于互为竞争对手,海尔、长虹、美的、TCL等国内家电龙头企业和国内外互联网巨头先后发布了自己的智能家居标准和战略,导致采用不同标准的智能家居产品之间难以实现互联互通,这不仅与智能家居本身的目标恰恰相反,标准不统一、产品不兼容、厂商各自为战等不和谐因素还给行业的整体发展带来了不良影响。 对此,浙江辰兴汽车电子有限公司工程师王珙认为:“操作系统堪称智能汽车的‘指挥部’,而且对软件与硬件的匹配度要求很高。如果没有一个好的操作系统,无论智能座舱还是车辆整体设计得再好,也难以发挥应有的优势。”然而,国内主流车企中,几乎每家使用的车载操作系统都不一样,这使得零部件企业在为车企供应汽车电子系统或智能座舱时,要在与操作系统匹配的软件、硬件调校方面花费更多的时间。 专家表示,国内汽车业实现车载操作系统自主可控且统一的诉求正变得越来越强烈。无论是车企还是互联网公司,都需要共同努力创造一个开放和智能的汽车生态。 此前,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苗圩就曾呼吁,我国汽车业需要拥有自己统一的车载操作系统。他认为,在以智能网联汽车为标志的“下半场”竞争中,中国汽车产业要注重核心技术的自主研发,及早谋划自主可控的芯片、操作系统。同时,统一、开源、开放的操作系统,可以形成构架之上的应用软件产业生态。 北方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研究院研究员曾文翔则强调,安全和稳定是车载操作系统立足的根基。他表示:“车载操作系统既是‘软件定义汽车’的体现,也是软件驱动硬件的平台,其中必然涉及数据及信息安全。如果能够统一,宝贵的技术资源和研发力量就会集中堵塞一些安全漏洞,这会在很大程度上提升操作系统和整车的安全性能;但如果不统一,将不利于数据及信息安全,更有碍智能汽车的演进。”(记者 傅勇) 责任编辑:kj005 文章投诉热线: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29132 36@qq.com

  • 摩登三客服_自动驾驶商业化进程提速 加速无人驾驶产业集聚

    摩登三客服_自动驾驶商业化进程提速 加速无人驾驶产业集聚

    方向盘自己转动,在行人往来密集路段主动减速避让,遇到交通灯和路障自动刹车,利落安全超车,到达目的地后自动变道停靠…… 7月19日,20辆Robotaxi(自动驾驶出租车)在深圳市福田区上路试运营,市民通过手机微信就可预约体验,且目前免费。这批车辆的总运营路段长达200余公里,覆盖了福田区的近百个站点,成为深圳首批获政府许可上路试运营的自动驾驶网约车辆。 “车非常平稳,非常舒适,而且可以看到实时屏幕,能够显示车辆周边的障碍物,还有它的行动轨迹,所以还是感觉非常放心,非常安全的。”试乘Robotaxi的深圳市民朱小姐说。 据了解,这批网约车由深圳市福田区政府与深圳元戎启行科技有限公司合作推出。今年4月21日,元戎启行获得深圳市首张《智能网联汽车应用示范通知书》,成为深圳市首家开展自动驾驶载人应用示范的企业。 记者在现场看到,元戎启行Robotaxi车顶上是包含多个车载相机、激光雷达、传感器及通信与数据同步控制器的车顶盒;后备厢中,躺着一只砖块大小的物体,这是元戎启行核心计算平台解决方案DeepRoute-Tite。 “该核心计算平台不仅体积小,可节省更多后备厢空间以容纳乘客的行李,同时其功耗比传统平台低80%以上,可极大提升Robotaxi的运营效率。”元戎启行副总裁刘念邱介绍。 打开车门、进入车辆,驾驶位上的安全员早已准备好。随着Robotaxi启动,车内布置在座舱中部、前排座位后的三个可视化屏幕开始实时显示路面情况。 每块可视化屏幕被分为上下两个画面。上方显示车辆的路面视角,乘客能通过鸟瞰视角,以本车为中心,清晰地看到自动驾驶汽车对远近约140米左右道路感知情况;而下方显示乘客视角,可了解车辆前方十几米远的道路情况。除此之外,通过可视化屏幕还能了解路面环境、行驶车辆、行人等在内的路面信息,以及实时行车轨迹、车速、转向等车辆状态。 据了解,自2019年2月成立以来,元戎启行已在深圳、武汉、杭州等城市核心城区进行了大量道路测试,累计安全测试里程超过200万公里。长期的道路测试,为元戎启行积累了海量优质的道路数据,也为其自动驾驶技术优化提供了依据及灵感。 本次推出的Robotaxi,采用最新一代软硬件系统,能够对数百米内的各种交通参与者实现精准识别,根据实时路况进行高效的行驶规划与决策。元戎启行Robotaxi拥有多传感器融合、高效推理计算、动态障碍物行为预测、自动避障、5G远程监管等数十项安全保障能力。“即便在夜晚和暴雨等条件下也能提供更加安全可靠的自动驾驶服务。”刘念邱说。 作为我国重要的科技创新城市,深圳的自动驾驶技术一直走在全国前列。早在2017年,智能驾驶公交系统就在深圳福田保税区首发试运行;2021年1月28日,深圳无人驾驶企业AutoX正式在坪山区建设国内首个全无人驾驶运营中心,推广无人驾驶科普和市场教育,探索商业化运营模式。 据统计,目前深圳市有超过千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自动驾驶、智能驾驶、无人驾驶”。除了技术上的准备,深圳也在立法层面为即将进入的“无人驾驶”时代做着准备。 2020年5月,深圳市发改委发布《支持智能网联汽车发展的若干措施》,从增强技术自主创新能力、构建协同共享发展生态、完善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支持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发展。 今年3月,《深圳经济特区智能网联汽车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网站公开征求意见,拟进一步放宽自动驾驶道路测试和示范应用相关条件,拟规定智能网联汽车经登记取得登记证书、号牌和行驶证后,可上特区道路行驶。 深圳市城市交通规划设计研究中心智能研究院院长邵源表示,自动驾驶立法最核心的是要突破现在制约智能网联车辆商业化落地的几个关键瓶颈。“车辆准入方面、上路的合法性问题方面、营运资格方面、安全责任的界定和保险赔付方面、网络信息安全方面,从以上五个方面进行突破,才能对整个无人驾驶商业化落地形成一个整体政策的指导效果。” 此次Robotaxi推出,不仅意味着深圳自动驾驶网约车的正式上路,也意味着其商业化落地的进程正在提速。“深圳市有条件在无人驾驶领域先行先试,并拥有大量的相关科技企业,有望加速无人驾驶技术的迭代成熟落地,加速无人驾驶产业在深圳的集聚,加速更加丰富的场景应用落地,同时加速其实现商业化的进程。”邵源说。(记者 王丰) 责任编辑:kj005 文章投诉热线: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29132 36@qq.com

  • 摩登三招商官网_智能化浪潮席卷而至 攻克智能汽车操作系统迫在眉睫

    摩登三招商官网_智能化浪潮席卷而至 攻克智能汽车操作系统迫在眉睫

    从家电到汽车,智能化浪潮席卷而至。但在产业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一些共性的隐忧也开始浮现。 近年来,智能家居无疑成为最具想象空间的物联网应用场景之一。虽然我国智能家居行业起步较晚,但发展却最为迅速。在2019年底,中国就成为全球最大的物联网市场,其中智能家居功不可没。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6年至2020年间,我国智能家居市场规模由620亿元增至1923亿元,预计2022年将有望达到2200亿元。 如今市面上热销的家居产品基本上都宣称具有智能功能,如远程遥控、智能网联等。但体验过智能家居产品的消费者,大多吐槽经历过从“买家秀”和“卖家秀”的心路历程——看上去很美,实际上用起来并不智能,甚至有些“智障”,除了智能音箱体验稍好,其他所谓智能家居产品的智能功能大多沦为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究其原因,不难发现大多因为操作系统不统一这个“梗阻”,不同品牌的产品无法完全互联,不得不一个产品下载一个App,而且这些App与智能家居产品之间的连接也并非完全顺滑。智能汽车目前也面临相似的问题,各大车企、造车新势力、跨界互联网大厂都在做自己的操作系统,即使友商的系统做得再好,也不愿给友商“抬轿子”,生怕失去了“灵魂”。 从市场化竞争的角度来看,各大厂商“圈地自萌”布局自己的生态本无可厚非,但是在物联网浪潮下,没有谁是一座孤岛,生态和生态之间也需要互联,而“内卷”只会造成资源的浪费。 事实上,与智能家居产品离开操作系统也能实现使用价值不同,智能汽车对操作系统的依赖性更强。“新四化”浪潮中,历经百年发展的汽车产业正在加速重塑。业界普遍认为,在以新能源汽车发展为标志的“上半场”,中国汽车工业发展处于世界领先位置,成为全球汽车产业“新四化”创新发展的先锋和重要践行者。在电池、电机、电控等核心技术领域基本实现自主可控,动力电池技术水平处于全球前列,整车产品开始批量进入欧美日等发达国家汽车市场。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欧美日等发达国家都已把智能新能源汽车作为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先导产业和主要载体,这势必加快其新能源汽车的产业化进程。因此,在以智能网联发展为标志的“下半场”,汽车软件领域的竞争将更加激烈。在这个领域,中国事实上并无优势可言。《2020年中国智能汽车行业研究报告》显示,当前一辆智能汽车并行有信息娱乐系统、仪表系统、自动驾驶系统、车控系统等几大类操作系统,不同系统之间分布执行,且大多是世界顶尖科技公司所研发的智能系统。 任何一个操作系统的崛起,都取决于用户总量,进而由用户总量所产生的经济价值,决定开发者的取向和选择。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汽车操作系统?在智能手机生态中,谷歌安卓和苹果IOS双寡头垄断已经持续十余年,因此在网络安全、出行安全、数据安全是红线的智能汽车方面,我们急需破除国外垄断,为摆脱外部制裁和技术打压提供有力的安全筹码。此外,还需破除各移动设备的壁垒,一个操作系统就可适配电脑、平板、手表、汽车等各个终端。如果放眼更远的未来,还应把汽车操作系统放到数字交通、智慧城市当中进行思考。 毋庸置疑,集中力量攻克智能汽车操作系统这个涉及汽车行业未来发展的关键技术迫在眉睫,考验的是眼光和胸怀,在全球竞争的当下,中国汽车产业还是“竞合”更为重要,关于“灵魂”还是“躯壳”的争论可以休矣。(吴蔚) 责任编辑:kj005 文章投诉热线: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29132 36@qq.com

全部加载完成